株式会社远英学研诈骗学生换名字

作为修士直考的前辈,谨以个人的不幸经历控诉远英学研】、【东京学术塾】,愿后辈警惕这些机构和我所指正的几位不负责任的员工,不再花钱受罪、虚度光阴。

先上去年的准考、合格证,借此证明、并以我人格担保所言非虚、句句属实。

收件地址是我所要挂的中介与机构在东京的实体所在。


【被挂机构】

株式会社远英学研(现“東京學術塾”、“我憧教育”)

“远英学研”原为宣传和运营过程中所称的“东京校”,现已变更为“東京學術塾”&“我憧教育”。


【机构控制人】

胡俍:

“远英学研”、亦即现“东京学术塾”和“我憧教育”控制人。

远山智久

先后参股“远英”、“东学”,被宣传为校长、教学负责人。


【无能、不负责的员工】

①简依梦:

签约顾问,在职后期站队至胡俍处

②崔茂林:

“东京校”教务老师

③陈器:前授课讲师


简单介绍一下直考修士受难的经历:

【被忽悠签约】

我是17年6月28日通过顾问 简依梦 在上海校签约、报考的是日文授课的大学院直考课程;之前是在“日本留学”吧里,被她的营销帖子给钓上钩的。

后来参加了考试才知道,之前东京校授课老师讲的课、让看的书,几乎没有任何用处——笔试的内容都是我自己找的专业复习资料来熟悉、消化的。

最关键的研究计划书和面试部分,根本就没有得到有效的辅导;反而当时的授课老师还因为他个人事务繁忙,恶意告知我“修改后的研究计划书挺好了”、“没有什么大问题”来鼓励我参加考试!

签约前顾问当卖点、合同上也写着的:考前东京校出面帮忙办理签证、来让学生有一个月的时间到东京参加集训辅导;实际上则是屁也没有、只有一次俩小时的过去问现场做题与思考。


【艰辛又昂贵的直考】

18年1-2月去考了四所学校(合同上写的应该是至少5所);由于没能获得合同上规定的应有权利,只得自己办旅游签、订机票和住宿;不巧还赶上国内春节休假,导致余票不足、只能买半夜的机票睡在羽田机场!

教务 崔老师 安排我提前一周多到东京,本来说是能提供多几次的考前辅导,结果只有一次两小时的垃圾时间,白白让我浪费钱在新宿多住宿了那么多天!

p.s.东京校在google导航都很难定位的小破楼里,是一间小美术画室里隔断出来的。

前前后后光是为这两次出入境所带来的食宿、交通费的开支就逼近四万余元人民币!


【出愿前的可笑能操作】

签约前以及合同中都有提到,他们推荐报考的学校都是根据我的平时学力表现所评定的;可是根本就没有一个严格、有效的考核评判标准!因为教学质量就是不过关的!

出愿之前我曾针对东京方所推荐报考的学校、问询过 教务 崔茂林老师 ,他们推荐的学校名单里我是否可以英语免试、且是我所合适的专业课程:

以及目标教授是否年事已高会退休等事宜:

得到的是上述这种“没问题”式的肯定答复。

直到在面试阶段和教授交流时方才获悉——名古屋的专业是全英文授课、同志社所报考的教授确实因退休无法招收学生! 


【各方对学员一再的欺骗】

冬季考失败后,我找到上海校讨要说法。由一位自称是负责人的 唐老师 牵头答应给我进行额外补偿、改善教学质量以保障接下来的升学(有相关录音等为证)。并且处罚了那位授课的 陈器老师,这位老师之后也就离职了。

p.s.现在那位正在授课的 彭老师,其实力还不如之前被处分走的 陈器 呢。

因此,5月份起我都是直接和顾问 简依梦老师、日方教务 崔老师 进行三方共通联系的。但自8月起,安排的研究计划书远程辅导老师、以及负责出愿工作的 崔老师 就陆续同我断了联系。

再后来嘛,东京这双方在微信朋友圈公开宣称断绝合作关系。


可气的是,那个 简依梦老师 在事发第一时间接受质问后还欺骗我、声称我的升学不会有任何问题,也只字不提自己已经离开上海好一阵子了。


【人去楼空、互相扯皮,维权无门、警醒后人】

我的冬季考虽然失败又可笑,可终归还是报了名去考的。

这秋季考因为无能与贪婪,连报名都没能报上,更谈不上考试了。

违约气人、索偿无门;据我所知,遭遇变故的有200多号学员,而现在那些签了同意分期退款协议的还遭遇了还款违约,呵呵哒。

↑厚厚的起诉材料集

他们这些私塾、中介机构以及相关“讲师”、“教务”等组织成员,枉顾正在考学的学员的利益与人生,无视无辜学员宝贵的时间成本,堪称是一心向钱的无良之徒。

还请后辈们认准这些无才无德的奸佞,莫要被小人欺骗上当、耽误了自己的人生。